人民币接连三个交易日走强的势头,终于在3日有所缓解,但立足于本就严峻的出口形势,敏感的市场仍对此心有余悸——这一势头倘若代表一种趋势,中国外贸将难免继续面对“排毒期”阵痛。
  4月2日,即期市场上,银行间询价系统人民币即期汇率开盘报6.2016,收盘报6.1986,强势突破6.20关口。至此,人民币汇率连续三个交易日刷新纪录。一时间,人民币升值“狼来了”呼声又起。
  “长期来看,人民币升值趋势有着根本因素支撑,这就是中国经济总量的持续增长。”社科院财贸所国际贸易与投资研究室主任冯雷说,“基于此,中长期而言,人民币升值是可以预见的。”

  数据显示,中国3月官方和汇丰制造业PMI双双回升,官方PMI小幅反弹至50.9,连续第六个月处在荣枯线50上方,汇丰PMI终值回升至51.6,这被外界认为是中国经济增速回升的先兆。
  与此同时,中国新一届政府力推新型城镇化建设,使外界加强了对中国农村投资及消费增加的预期,随着中国经济再平衡过程的稳步推进,外界对中国经济动力不足的担忧进一步得以缓解。
  而在中国人民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黄燕芬看来,人民币升值的背后,亦有热钱涌入的迹象,对此,中国应予以警惕。
  “人民币升值不仅有理论逻辑,亦有历史逻辑。”北京工商大学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季铸举例称,美国历史上经济持续增长的过程亦伴有美元约3倍的升值,“货币升值不是坏事,这说明国家经济仍在发展,一个小孩如果不长个子,便永远是侏儒”,他笑称。
  尽管升值过程看似难免,但鉴于中国外贸出口形势已举步维艰,舆论普遍担忧,这一形势或将使中国出口“雪上加霜”。
  对此,季铸认为,出口形势的不彰取决于大的世界经济形势,目前看来,由于外需不振,纵使人民币贬值,也未必能扩大出口。
  但季铸同时指出,始于去年年底的中国贸易顺差持续扩大的形势,仍值得警惕。“现在的顺差不是出口增加了,而是进口减少所致,这便有很大的问题,迟早会反过来拖累出口表现。”他指出。
  鉴于此,中国政府近年来加大了外贸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力度,在支持外贸企业逐步向产业链高端延伸的同时,继续坚持积极扩大进口的政策,促进对外贸易平衡发展。
  “贸易结构调整就相当于人体排毒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有的企业力不能支、关门倒闭,这都是市场的正常现象,也是中国外贸结构调整的必然阵痛。”冯雷指出,“在这一过程中,人民币升值无疑扮演了一种倒逼的角色。”
  然而,在调整过程中,市场仍寄望于人民币升值能在社会可以承受的范围之内稳步推进,“不要太过猛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