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团购网 tuan.Lc365.net 点此进入团购网
聊城论坛 聊城社区 水城论坛 水城社区 聊城门户网 江北水城
  您还未登陆 | 登陆 | 注册 | 会员列表 | 检索 | 论坛状态 | 帮助 | 刷新本页 | 最新帖子 | 聊城博客 到页尾
聊城门户网 >> 聊城社区 >> 轻松闲聊 >>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撺掇”

本文目前只有一页:   回帖是一种美德
您是本文第620个阅读者  
主 题: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撺掇”
dqddsj
双鱼座 巳蛇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圣骑士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来自: 黑龙江大庆
积分: 256 分
经验: 2950 点
文章: 256 篇
注册: 2007-06-20
发表于:2014-10-26 18:59:16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dqddsj的QQ[445176588]情况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楼 主到顶部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撺掇”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撺掇”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 (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搜狗百科》解释,撺掇:1、在一旁鼓动人做某事。2、催逼;催促。3、张罗,安排。4、帮助。5、古典戏曲乐器演奏术语。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撺掇”;

2012年02期《语文研究》发表广东金融学院财经传媒系谷向伟的文章【《金瓶梅词话》词语释义商榷——以“狢刺儿”“先不先”“撺掇”“紧着”为例】:【摘要】:文章利用方言资料和语料数据库对《金瓶梅词话》中用到的“狢剌儿”“先不先”“撺掇”“紧着”等4个词语进行了新解,对前人的释义提出了商榷。
小说《西游记》作者写了“撺掇”。例如:
《西游记》第三十回《邪魔侵正法,意马忆心猿》:八戒道:“兄弟,另请一个儿便罢了,那猴子与我有些不睦。前者在白虎岭上,打杀了那白骨夫人,他怪我撺掇师父念《紧箍儿咒》。我也只当耍子,不想那老和尚当真的念起来,就把他赶逐回去,他不知怎么样的恼我,他也决不肯来。倘或言语上,略不相对,他那哭丧棒又重,假若不知高低,捞上几下,我怎的活得成么?”
《西游记》第七十六回《心神居舍魔归性 木母同降怪体真》:大圣却飞起来看处,那呆子四肢朝上,掘着嘴,半浮半沉,嘴里呼呼的,着然好笑,倒象八九月经霜落了子儿的一个大黑莲蓬。大圣见他那嘴脸,又恨他,又怜他,说道:“怎的好么?他也是龙华会上的一个人,但只恨他动不动分行李散火,又要撺掇师父念《紧箍咒》咒我。我前日曾闻得沙僧说,也攒了些私房,不知可有否,等我且吓他一吓看。”
小说《水浒传》作者写了“撺掇”。仅举五例。
1、《水浒传》第二十回《梁山泊义士尊晁盖 郓城县月夜走刘唐》:王婆听了这话,次日来见宋江,备细说了这件事。宋江初时不肯,怎当这婆子撮合山的嘴撺掇,宋江依允了,就在县西巷内,讨了一所楼房,置办些家火什物,安顿了阎婆惜娘儿两个,在那里居住。
2、《水浒传》第二十一回《虔婆醉打唐牛儿 宋江怒杀阎婆惜》:阎婆道:“放你娘狗屁!老娘一双眼,却是琉璃葫芦儿一般,却才见押司努嘴过来,叫你发科,你倒不撺掇押司来我屋里,颠倒打抹他去,常言道:‘杀人可恕,情理难容。’”
3、《水浒传》第二十六回《偷骨殖何九叔送丧 供人头武二郎设祭》:且说王婆一力撺掇,那婆娘当夜伴灵。第二日请四僧念些经文。第三日早,众火家自来扛抬棺材,也有几家邻舍街坊相送。那妇人带上孝,一路上假哭养家人。来到城外化人场上,便叫举火烧化。只见何九叔手里提着一陌纸钱,来到场里,王婆和那妇人接见道:“九叔,且喜得贵体没事了。”何九叔道:“小人前日买了大郎一扇笼子母炊饼,不曾还得钱,特地把这陌纸来烧与大郎。”王婆道:“九叔如此志诚!”何九叔把纸钱烧了,就撺掇烧化棺材。王婆和那妇人谢道:“难得何九叔撺掇,回家一发相谢。”
4、《水浒传》第三十五回《石将军村店寄书 小李广梁山射雁》:宋清却待分说,只见屏风背后转出宋太公来叫道:“我儿不要焦躁,这个不干你兄弟之事。是我每日思量,要见你一面,因此教四郎只写道我殁了,你便归得快。我又听得人说,白虎山地面多有强人,又怕你一时被人撺掇,落草去了,做个不忠不孝的人,为此急急寄书去,唤你归家;又得柴大官人那里来的石勇,寄书去与你。这件事尽都是我主意,不干四郎之事,你休埋怨他。我恰才在张社长店里回来,听得是你归来了。”
5、《水浒传》第四十一回《宋江智取无为军 张顺活捉黄文炳》:李逵拿起尖刀,看着黄文炳笑道:“你这厮在蔡九知府后堂且会说黄道黑,拨置害人,无中生有撺掇他。今日你要快死,老爷却要你慢死。”便把尖刀先从腿上割起,拣好的,就当面炭火上炙来下酒。
小说《金瓶梅》与《西游记》、《水浒传》属于同时代作品,在使用“撺掇”一词时或许有异曲同工之妙。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撺掇”至少35处。读者可以看到某人撺掇某人做某事。

1、《金瓶梅》第一回《西门庆热结十弟兄 武二郎冷遇亲哥嫂》:玳安儿转来了,因对西门庆说道:“他二爹不在家,俺对他二娘说来。二娘听了,好不欢喜,说道:‘既是你西门爹携带你二爹做兄弟,那有个不来的。等来家我与他说,至期以定撺掇他来,多拜上爹。’又与了小的两件茶食来了。”
2、《金瓶梅》第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原来这开茶坊的王婆,也不是守本分的,便是积年通殷勤,做媒婆,做卖婆,做牙婆,又会收小的,也会抱腰,又善放刁,端的看不出这婆子的本事来。但见:藏头露尾,撺掇淑女害相思;送暖偷寒,调弄嫦娥偷汉子。《金瓶梅》第二回《俏潘娘帘下勾情 老王婆茶坊说技》:原来这开茶坊的王婆,也不是守本分的,便是积年通殷勤,做媒婆,做卖婆,做牙婆,又会收小的,也会抱腰,又善放刁,端的看不出这婆子的本事来。但见:…藏头露尾,撺掇淑女害相思;送暖偷寒,调弄嫦娥偷汉子。
【注:淑女:贤良美好的女子。淑女也是明清时期嫔妃等级中宫人的一个等级。】
3、《金瓶梅》第四回《赴巫山潘氏幽欢 闹茶坊郓哥义愤》:婆子道:“老身那边无人。”因向妇人使手势,妇人就知西门庆来了。婆子拿瓢出了门,(潘金莲)一力撺掇武大吃了饭,挑担出去了。
【注:一力:尽力;竭力。】
4、《金瓶梅》第六回《何九受贿瞒天 王婆帮闲遇雨》:王婆一力撺掇,拿出一吊钱来与何九,打发众火家去了,就问:“几时出去?”王婆道:“大娘子说只三日便出殡,城外烧化。”何九也便起身。
5、《金瓶梅》第六回《何九受贿瞒天 王婆帮闲遇雨》:婆子一连陪了几杯酒,吃得脸红红的,又怕西门庆在那边等候,连忙丢了个眼色与妇人,告辞归家。妇人知西门庆来了,因一力撺掇他娘起身去了。将房中收拾干净,烧些异香,从新把娘吃的残馔撇去,另安排一席齐整酒肴预备。
6、《金瓶梅》第七回《薛媒婆说娶孟三儿 杨姑娘气骂张四舅》:这薛嫂一力撺掇,先把盒担抬进去摆下,打发空盒担出去,就请西门庆进来相见。这西门庆头戴缠综大帽,一口一声只叫:“姑娘请受礼。”让了半日,婆子受了半礼。分宾主坐下,薛嫂在旁边打横。
7、《金瓶梅》第十一回《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吴月娘道:“也没见他,要饼吃连忙做了与他去就罢了,平白又骂他房里丫头怎的!”于是使小玉走到厨房,撺掇雪娥和家人媳妇忙造汤水,打发西门庆吃了,往庙上去,不题。
8、《金瓶梅》第十一回《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李桂姐唱毕,把个西门庆喜欢的没入脚处。吩咐玳安回马家去,晚夕就在李桂卿房里歇了一宿。紧着西门庆要梳笼这女子,又被应伯爵、谢希大两个一力撺掇,就上了道儿。次日,使小厮往家去拿五十两银子,段铺内讨四件衣裳,要梳笼桂姐。
9、《金瓶梅》第十八回《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吴月娘于是吩咐厨下,安排了一桌酒肴点心,午间请陈敬济进来吃一顿饭。众人正抹牌在热闹处,只见玳安抱进毡包来,说:“爹来家了。”月娘连忙撺掇小玉送姐夫打角门出去了。…自此这小伙儿和这妇人日近日亲,或吃茶吃饭,穿房入屋,打牙犯嘴,挨肩擦背,通不忌惮。
【注:吴月娘未经西门庆同意擅自请陈敬济进入内宅。自作主张,自以为是。】
10、《金瓶梅》第十九回《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正说话间,忽一片声打仪门。玉楼使兰香问,说是春梅来请爹:“六娘在房里上吊哩!”慌的玉楼撺掇西门庆不迭,便道:“我说教你进他房中走走,你不依,只当弄出事来。”于是打着灯笼,走来前边看视。
11、《金瓶梅》第二十回《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潘金莲嘴快,便叫道:“李大姐,你过来,与大姐姐下个礼儿。实和你说了罢,大姐姐和他爹好些时不说话,都为你来!俺每刚才替你劝了恁一日。你改日安排一席酒儿,央及央及大姐姐,教他两个老公婆笑开了罢。”李瓶儿道:“姐姐吩咐,奴知道。”于是向月娘面前插烛也似磕了四个头。月娘道:“李大姐,他哄你哩。”又道:“五姐,你每不要来撺掇。我已是赌下誓,就是一百年也不和他在一答儿哩。”
【注:嘴快:有话藏不住,马上说出或提前说出。】
12、《金瓶梅》第二十回《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西门庆无法可处,只得叫过玳安近前,吩咐:“对你六娘说,收拾了出来见见罢。”那玳安去了半日出来,复请了西门庆进去。然后才把脚下人赶出去,关上仪门。孟玉楼、潘金莲百方撺掇,替他抿头,戴花翠,打发他出来。厅上铺下锦毡绣毯,四个唱的,都到后边弹乐器,导引前行。
【注:百方:用多种方法。】
13、《金瓶梅》第二十回《傻帮闲趋奉闹华筵 痴子弟争锋毁花院》:当下西门庆听信虔婆之言,便道:“既是桂姐不在,老妈快看酒来,俺每慢慢等他。”这老虔婆在下面一力撺掇,酒肴蔬菜齐上,须臾,堆满桌席。李桂卿不免筝排雁柱,歌按新腔,众人席上猜枚行令。
【注:雁柱:乐器筝上整齐排列的弦柱。】
14、《金瓶梅》第二十八回《陈敬济徼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陈敬济道:“你弄杀我!打了他不打紧,敢就赖着我身上,是我说的。千万休要说罢。”妇人(潘金莲)道:“我饶了小奴才,除非饶了蝎子。”两个正说在热闹处,忽听小厮来安儿来寻:“爹在前厅请姐夫写礼帖儿哩。”妇人连忙撺掇他出去了。
15、《金瓶梅》第三十七回《冯妈妈说嫁韩爱姐 西门庆包占王六儿》:到晚,韩道国来家,妇人与他商议已定。早起往高井上叫了一担甜水,买了些好细果仁,放在家中,还往铺子里做买卖去了。丢下老婆在家,艳妆浓抹,打扮的乔模乔样,洗手剔甲,揩抹杯盏干净,剥下果仁,顿下好茶等候,冯妈妈先来撺掇。
16、《金瓶梅》第三十八回《王六儿棒槌打捣鬼 潘金莲雪夜弄琵琶》:潘金莲道:“怪行货子,好冷手,冰的人慌!莫不我哄了你不成?我的苦恼,谁人知道,眼泪打肚里流罢了。”乱了一回,西门庆还把他强死强活拉到李瓶儿房内,下了一盘棋,吃了一回酒。临起身,李瓶儿见他这等脸酸,把西门庆撺掇过他这边歇了。
【注:行货子:詈词。犹言坏东西。】
17、《金瓶梅》第四十四回《避马房侍女偷金 下象棋佳人消夜》:吴银儿笑道:“娘有了哥儿,和爹自在觉儿也不得睡一个儿。爹几日来这屋里走一遭儿?”李瓶儿道:“他也不论,遇着一遭也不可知,两遭也不可知。常进屋里,为这孩子,来看不打紧,教人把肚子也气破了。将他爹和这孩子背地咒的白湛湛的。我是不消说的,只与人家垫舌根。谁和他有甚么大闲事?宁可他不来我这里还好。第二日教人眉儿眼儿,只说俺们把拦汉子。象刚才到这屋里,我就撺掇他出去。…
【注:李瓶儿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吗?】
18、《金瓶梅》第四十五回《应伯爵劝当铜锣 李瓶儿解衣银姐》:原来是三尺阔五尺高可桌放的螺钿描金大理石屏凤,端的黑白分明。伯爵观了一回,悄与西门庆道:“哥,你仔细瞧,恰好似蹲着个镇宅狮子一般。两架铜锣铜鼓,都是彩画金妆,雕刻云头,十分齐整。”在旁一力撺掇,说道:“哥,该当下他的。休说两架铜鼓,只一架屏凤,五十两银子还没处寻去。”
19、《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当下乐三娘子得此口词,回报苗青,苗青满心欢喜。西门庆见间壁有人,也不敢久坐,吃了几钟酒,与老婆坐了回,见马来接,就起身家去了。次日,到衙门早发放,也不题问这件事。这苗青就托经纪乐三,连夜替他会了人,撺掇货物出去。那消三日,都发尽了,共卖了一千七百两银子。
20、《金瓶梅》第四十八回《弄私情戏赠一枝桃 走捷径探归七件事》:响器锣鼓,一齐打起来。那官哥儿唬的在奶子怀里磕伏着,只倒咽气,不敢动一动儿。月娘便叫:“李大姐,你还不教奶子抱了孩子往后边去哩,你看唬的那腔儿!我说且不教孩儿来罢,恁强的货,只管教抱了他来。你看唬的那孩儿这模样!”李瓶儿连忙下来,吩咐玳安:“且叫把锣鼓住了。”连忙撺掇掩着孩儿耳朵,快抱了后边去了。
【注:磕伏:俯卧;趴。】
21、《金瓶梅》第五十回《琴童潜听燕莺欢 玳安嬉游蝴蝶巷》:吴月娘看见,便问道:“你爹来了?”琴童道:“爹来了,往前边六娘房里去了。”月娘道:“你看是有个槽道的?这里人等着,就不进来了。”李瓶儿慌的走到前边,对面门庆说道:“他二娘在后边等着你上寿,你怎的平白进我这屋里来了?”西门庆笑道:“我醉了,明日罢。”李瓶儿道:“就是你醉了,到后边也接个钟儿。你不去,惹他二娘不恼么!”一力撺掇西门庆进后边来。
【注:槽道:犹规矩。】
22、《金瓶梅》第五十二回《应伯爵山洞戏春娇 潘金莲花园调爱婿》:李桂姐接过历头来看了,说道:“这二十四日,苦恼是俺娘的生日!我不得在家。”月娘道:“前月初十日,是你姐姐生日,过了。这二十四日,可可儿又是你妈的生日了。原来你院中人家一日害两样病,做三个生日:日里害思钱病,黑夜思汉子的病。早晨是妈妈的生日,晌午是姐姐生日,晚夕是自家生日。──怎的都挤在一块儿?趁着姐夫有钱,撺掇着都生日了罢!”桂姐只是笑,不做声。
23、《金瓶梅》第五十七回《开缘簿千金喜舍 戏雕栏一笑回嗔》:应伯爵便说道:“好个长老,想是果然有德行的。他说话中间,连咱也心动起来,做了施主。”西门庆说道:“你又几时做施主来?疏簿又是几时写的?”应伯爵笑道:“哥,你不知道,佛经上第一重的是心施,第二法施,第三才是财施。难道我从旁撺掇的,不当个心施?”西门庆笑道:“二哥,只怕你有口无心哩。”
24、《金瓶梅》第五十八回《潘金莲打狗伤人 孟玉楼周贫磨镜》:话说当日西门庆陪亲朋饮酒,吃的酩酊大醉,走入后边孙雪娥房里来。雪娥正顾灶上,看收拾家火,听见西门庆往房里去,慌的两步做一步走。先是郁大姐在他炕上坐的,一面撺掇他往月娘房里和玉箫、小玉一处睡去了。原来孙雪娥也住着一明两暗三间房──一间床房,一间炕房。西门庆也有一年多没进他房中来。听见今日进来,连忙向前替西门庆接衣服,安顿中间椅子上坐的。一面揩抹凉席,收拾铺床,薰香澡牝,走来递茶与西门庆吃了,搀扶上床,脱靴解带,打发安歇。一宿无话。
25、《金瓶梅》第五十九回《西门庆露阳惊爱月 李瓶儿睹物哭官哥》:西门庆道:“我那日叫他,怎的不去?──只认王皇亲家了!”鸨子道:“俺每如今还怪董娇儿和李桂儿。不知是老爹生日叫唱,他每都有了礼,只俺们姐儿没有。若早知时,决不答应王皇亲家唱,先往老爹宅里去了。落后,老爹那里又差了人来,慌的老身背着王家人,连忙撺掇姐儿打后门上轿去了。”
26、《金瓶梅》第六十七回《西门庆书房赏雪 李瓶儿梦诉幽情》:西门庆椅上坐了,迎春拿茶来吃了。西门庆令他解衣带,如意儿就知他在这房里歇,连忙收拾床铺,用汤婆熨的被窝暖洞洞的,打发他歇下。绣春把角门关了,都在明间地平上支着板凳,打铺睡下。西门庆要茶吃,两个已知科范,连忙撺掇奶子进去和他睡。
【注:科范:圈套;机谋。】
27、《金瓶梅》第六十八回《应伯爵戏衔玉臂 玳安儿密访蜂媒》:吴银儿递西门庆酒,郑香儿便递伯爵,爱月儿奉温秀才,李智、黄四都斟上。四妓女又唱了一个。吃毕,众人又彼此交换递了两转,妓女又唱了两个。唱毕,都饮过,西门庆就起身。一面令玳安向书袋内取出大小十一包赏赐来:四个妓女每人三钱,厨役赏了五钱,吴惠、郑春、郑奉每人三钱,撺掇打茶的每人二钱,丫头桃花儿也与了他三钱。俱磕头谢了。
28、《金瓶梅》第六十九回《招宣府初调林太太 丽春院惊走王三官》:深更时分,刚散出来,众公人把小张闲、聂钺、于宽、白回子、向三五人都拿了。孙寡嘴与祝实念扒李桂姐后房去了,王三官藏在李桂姐床底下,不敢出来。桂姐一家唬的捏两把汗,更不知是那里的人,乱央人打听实信。王三官躲了一夜不敢出来。李家鸨子又恐怕东京下来拿人,到五更时分,撺掇李铭换了衣服,送王三官来家。
29、《金瓶梅》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 为护短金莲泼醋》:西门庆看筛热了酒,剥去腊,里面露出金丸来,拿与玉楼吃下去。西门庆因令兰香:“趁着酒,你筛一钟儿来,我也吃了药罢。”被玉楼瞅了一眼,说道:“就休要汗邪,你要吃药,往别人房里去吃。你这里且做甚么哩,却这等胡作做。你见我不死,来撺掇上路儿来了。紧要教人疼的魂也没了,还要那等掇弄人,亏你也下般的,谁耐烦和你两个只顾涎缠。”
【注:下般:犹忍心。】
30、《金瓶梅》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 画童哭躲温葵轩》:吴月娘道:“甚么好成样的老婆,由他死便死了罢,可是他说的:‘你是我婆婆?无故只是大小之分罢了。我还大他八个月哩,汉子疼我,你只好看我一眼儿罢了。’他不讨了他口里话,他怎么和我大嚷大闹?若不是你们撺掇我出去,我后十年也不出去。随他死,教他死去!常言道:‘一鸡死,一鸡鸣,新来鸡儿打鸣忒好听。’我死了,把他立起来,也不乱,也不嚷,才‘拔了萝卜地皮宽’。”
【注:拔了萝卜地皮宽:比喻为了行事方便而把碍眼的事物去掉。也比喻为了扩展地盘而排挤别人。】
31、《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到初十日,发贴儿请众官娘子吃酒,月娘便问西门庆说:“趁着十二日看灯酒,把门外的孟大姨和俺大姐,也带着请来坐坐,省的教他知道恼,请人不请他。”西门庆道:“早是你说。”分付陈敬济:“再写两个贴,差琴童儿请去。”这潘金莲在旁,听着多心,走到屋里,一面撺掇潘姥姥就要起身。月娘道:“姥姥你慌去怎的?再消住一日儿是的。”金莲道:“姐姐,大正月里,他家里丢着孩子,没人看,教他去罢。”慌的月娘装了两个盒子点心茶食,又与了他一钱轿子钱,管待打发去了。金莲因对着李娇儿说:“他明日请他有钱的大姨儿来看灯吃酒,一个老行货子,观眉观眼的,不打发去了,平白教他在屋里做甚么?待要说是客人,没好衣服穿。待要说是烧火的妈妈子,又不像。倒没的教我惹气。”
【注:潘金莲无力改变潘姥姥的贫困寒酸窘境。潘金莲在西门庆家庭妻妾行里中也很囧。】
32、《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妇人(王六儿)道:“看灯酒儿,只请要紧的,就不请俺每请儿。”西门庆道:“不打紧,到明日十六,还有一席酒,请你每众伙计娘子走走去。是必到跟前又推故不去了。”妇人道:“娘若赏个贴儿来,怎敢不去?因前日他小大姐骂了申二姐,教他好不抱怨,说俺每。他那日原要不去来,倒是俺每撺掇了他去,落后骂了来,好不在这里哭。俺每倒没意思剌涑的。落后又教爹娘费心,送了盒子并一两银子来,安抚了他,才罢了。原来小大姐这等躁暴性子,就是打狗也看主人面。
【注:打狗看主人:方言,指在对人惩罚或者报复前要考虑到上层人际关系,不可轻易动手或下达指令让他人实施,以免造成不利的后果。用于给人讲情。】
33、《金瓶梅》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这月娘梳了头,轻移莲步,蓦然来到前边金莲房门首。早被春梅看见,慌的先进来,报与金莲。金莲与敬济两个还在被窝内未起,听见月娘到,两个都吃了一惊,慌做手脚不迭,连忙藏敬济在床身子里,用一床锦被遮盖的沿沿的。教春梅放小桌儿在床上,拿过珠花来,且穿珠花。…少顷,月娘吃了茶,坐了回去了,说:“六姐快梳了头,后边坐。”金莲道:“晓得。”打发月娘出来,连忙撺掇敬济出港,往前边去了。
【注:入港:指男女行欢、交媾。出港:…】
34、《金瓶梅》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这薛嫂儿一面请敬济里间房里去,与春梅厮见,一面叫他媳妇金大姐定菜儿,“我去买茶食点心。”又打了一壶酒,并肉鲊之类,教他二人吃。比及吃得酒浓时,薛嫂教他媳妇金大姐抱孩子,躲去人家坐的,教他两个在里间自在坐个房儿。两个干讫,一度作别,比时难割难舍。薛嫂恐怕月娘使人来瞧,连忙撺掇敬济出港,骑上头口来家。
【注:对于陈敬济与庞春梅的暧昧关系,薛嫂不仅之情,而且“成人之美”。】
35、《金瓶梅》第九十回《来旺偷拐孙雪娥 雪娥受辱守备府》:来旺说了回话,月娘问他:“卖的是甚样生活?拿出来瞧。”拣了他几件首饰,该还他三两二钱银子,都用等子称了与他。叫他进入仪门里面,分付小玉取一壶酒来,又是一盘点心,教他吃。那雪娥在厨上一力撺掇,又热了一大碗肉出来与他。吃的酒饭饱了,磕头出门。

读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撺掇”,读者或许理解“撺掇”一词的含义。读者是否撺掇过别人。读者是否被别人撺掇。撺掇表现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撺掇活跃了故事动态气氛。撺掇塑造了典型人物的典型性格特征。撺掇别人的人或许有利可图。被别人撺掇的人或许迫不得已。目睹撺掇的人或许赏心悦目。

以上约为1课时文字量。可以根据需要调整。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中国价值网字数统计:约7788字

本文在全国一流论坛博客发布畅通无阻。但是偶有例外                                                       
宋庄网 (鄂IPC备:12004377-3 )
http://www.songzhuangw.com/home.php?mod=spacecp&ac=blog
(关键词:金瓶梅) 该页含有国家网络监管部门不允许的内容,已被禁止访问!
宋庄网可能安装了(低劣的过时的)论坛过滤屏蔽拦截软件。或许是论坛管理者素质不高。对网友不够尊重。不要轻易禁止网民访问。
“金瓶梅”三个字不属于国家网络监管部门“不允许的内容”。
国家网络监管部门或许从来没有明文禁止“金瓶梅”三个字。
“国家网络监管部门”是哪个机构,全称是什么?不应当“克里空”。
设计软件的人员不要狐假虎威,也不要信口雌黄,更不要嫁祸于人甚至栽赃陷害。
中宣部副部长、中央网信办主任、国家网信办主任鲁炜2014年10月24日表示,要认真学习宣传和贯彻落实十八届四中全会精神,依法管网、依法办网、依法上网,全面推进网络空间法治化。他透露,我国将建立网民和网上组织的信用记录,完善褒奖机制和惩戒机制,使遵法守法成为全体网民的自觉追求和行为。


团购信息 分类 供求信息 房产信息 求职招聘 网上购物 申请个人主页 聊城天气 网址大全 聊城地图 聊城圈
 
本文目前只有一页:   


到页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