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城团购网 tuan.Lc365.net 点此进入团购网
聊城论坛 聊城社区 水城论坛 水城社区 聊城门户网 江北水城
  您还未登陆 | 登陆 | 注册 | 会员列表 | 检索 | 论坛状态 | 帮助 | 刷新本页 | 最新帖子 | 聊城博客 到页尾
聊城门户网 >> 聊城社区 >> 轻松闲聊 >>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

本文目前只有一页:   回帖是一种美德
您是本文第667个阅读者  
主 题: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
dqddsj
双鱼座 巳蛇帅哥哟,我不在线,有人找我吗?
 级别: 圣骑士
职务: 注册会员
门派: 游侠
来自: 黑龙江大庆
积分: 256 分
经验: 2950 点
文章: 256 篇
注册: 2007-06-20
发表于:2014-10-11 14:49:21 资料 邮件 站内短信 dqddsj的QQ[445176588]情况 编辑 举报 引用 回复  楼 主到顶部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

拟列入《商江赞美〈金瓶梅〉》写作目录 (尚未出版,待充实修改)


提要:《互动百科》解释“主子”:1. 奴仆对主人之称呼,2. 臣下对皇帝之称。3. 操纵、主使的人。《搜狗百科》解释“都根主儿”:方言。比喻有身份,遇事能作主张的人。亦作“都根主子”。户主,指户籍上一家之主,户籍上一户的负责人。一家之主:家庭的当家人。家主翁:谓一家之主。家主婆:女主人;家庭主妇。
关键词: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

1980年01期《河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发表朱星的文章【《金瓶梅》所反映的阶级斗争】:【摘要】:《金瓶梅》一书所反映的阶级斗争比《红楼梦》突出。这是由于《红楼梦》所写的时代、题材范围、作者立场及其笔触重点有所不同。
1989年06期《学习与探索》发表王启忠的文章【古代小说中复制出的第一个家庭环境——《金瓶梅》家庭描写的历史价值】:【摘要】:本文从家庭生活结构应有的五个层面去审视,结合作品的实际和对古代小说发展史有关方面的考察,认为《金瓶梅》形象地复制出的时序分时、层次清晰的西门庆家庭环境,在小说史上具有得风气之先、为数第一的里程碑的意义。作品以西门庆家庭为连接点,描写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家庭,构成了一个有体系有层次的中国封建社会后期的家庭系统,创作了一幅形象典型、多彩多姿的百家图。
2006年07期《乐山师范学院学报》发表西华师范大学文学院祝东、畅运合的文章【男权统治下文本的说教性和权威性——对《金瓶梅》的男权意识批判之一】:【摘要】:《金瓶梅》一书是为了挽救和维护明代日益堕落的父权统治而产生的,其文本充满了说教性和欺骗性,体现了父权统治的威严。有鉴于此,笔者试图从女性主义的角度对这部为传统文学批评研究得烂熟的作品重新审视,揭示深藏其文本之下的男权意识。
2010年第24期《魅力中国》发表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孙洁、孙天才的文章【浅析《金瓶梅》中男权社会的畸形状态】:摘要:《金瓶梅》描述明代中叶封建体制逐步瓦解和资本主义开始萌芽的时期,社会中新文化与旧体制相融合时发生的矛盾与冲突。这种新旧交替产生的裂变使得整个社会的男女关系处于畸形状态。传统封建礼教失去约束力,妇女在罪恶的男权社会中遭受着更为悲惨的命运。
2014年2期《集宁师范学院学报》发表集宁师范学院中文系妥静的文章【《金瓶梅》中男女权力制衡下的人性弱点窥探】:摘要:本文通过《金瓶梅》小说中三位主要女性的一生遭际以及她们与男性的权力制衡关系,来探究在争取女性权力问题上的三种不同选择方式:潘金莲是人性之权的自觉追求,李瓶儿是家庭之权的半途而废,庞春梅是社会之权的饱暖思淫。三位女性无一例外的死亡结局,告示了本文的主旨乃是对人性弱点的最终指向。
小说《金瓶梅》作者写了“家主”。例如:
1、《金瓶梅》第十八回《赂相府西门脱祸 见娇娘敬济销魂》:来保认得是杨提督府里亲随杨干办,待要叫住问他一声事情如何,因家主不曾吩咐,以此不言语,放过他去了。
2、《金瓶梅》第十九回《草里蛇逻打蒋竹山 李瓶儿情感西门庆》:孟玉楼走来上房,对月娘说:“姐姐,你是家主,如今他已是在门首,你不去迎接迎接儿,惹的他爹不怪?他爹在卷棚内坐着,轿子在门首这一日了,没个人出去,怎么好进来的?”
3、《金瓶梅》第二十二回《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看官听说:凡家主,切不可与奴仆并家人之妇苟且私狎,久后必紊乱上下,窃弄奸欺,败坏风俗,殆不可制。
4、金瓶梅》第二十六回《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到天明,西门庆写了柬帖,叫来兴儿做干证,揣着状子,押着来旺儿往提刑院去,说某日酒醉,持刀夤夜杀害家主,又抵换银两等情。…一面差家人递了一纸状子,报到县主李知县手里,只说本妇因本家请堂客吃酒,他管银器家伙,因失落一件银钟,恐家主查问见责,自缢身死。
5、《金瓶梅》第三十回《蔡太师擅恩锡爵 西门庆生子加官》:来保先递上一封揭帖,脚下人捧着一对南京尺头,三十两白金,说道:“家主西门庆,多上覆翟爹,无物表情,这些薄礼,与翟爹赏人。前者盐客王四之事,多蒙翟爹费心。”…来保慌的叩头谢道:“蒙老爷莫大之恩,小的家主举家粉首碎身,莫能报答!”
6、《金瓶梅》第四十七回《苗青贪财害主 西门枉法受赃》:这苗青深恨家主,日前被责之仇一向要报无由,口中不言,心内暗道:“不如我如此这般,与两个艄子做一路,将家主害了性命,推在水内,尽分其财物。我回去再把病妇谋死,这分家私连刁氏,都是我情受的。”…你不知道,这苗青乃扬州苗员外家人,因为在船上与两个船家杀害家主,撺在河里,图财谋命。
7、《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应伯爵道:“姐夫姐夫,烦恼。你爹没了,你娘儿每是死水儿了,家中凡事要你仔细。有事不可自家专,请问你二位老舅主张。不该我说,你年幼,事体还不大十分历练。”吴大舅道:“二哥,你没的说。我自也有公事,不得闲,见有他娘在。”伯爵道:“好大舅,虽故有嫂子,外边事怎么理的?还是老舅主张。自古没舅不生,没舅不长。一个亲娘舅,比不的别人。你老人家就是个都根主儿,再有谁大?”

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至少出现40处。读者可以看到,西门庆被哪些人称为“主子”。谁是西门庆的“主子”。“主子”与“奴才”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

1、《金瓶梅》第十一回《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这孙雪娥不听便罢,听了心中大怒,骂道:“怪小淫妇儿!马回子拜节──来到的就是?锅儿是铁打的,也等慢慢儿的来,预备下熬的粥儿又不吃,忽剌八新兴出来要烙饼做汤。那个是肚里蛔虫!”春梅不忿他骂,说道:“没的扯毴淡!主子不使了来,那个好来问你要。有与没,俺们到前边只说的一声儿,有那些声气的?”一只手拧着秋菊的耳朵,一直往前边来。雪娥道:“主子奴才,常远似这等硬气,有时道着!”春梅道:“有时道没时道,没的把俺娘儿两个别变了罢!”
【注:什么叫“主子奴才”?谁能解释?】
2、《金瓶梅》第十一回《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西门庆刚走出厨房外,孙雪娥对着来昭妻一丈青说道:“你看,我今日晦气!早是你在旁听,我又没曾说什么。他走将来凶神似一般,大吆小喝,把丫头采的去了,反对主子面前轻事重报,惹的走来平白地把恁一场儿。我洗着眼儿,看着主子奴才长远恁硬气着,只休要错了脚儿!”
3、《金瓶梅》第十一回《潘金莲激打孙雪娥 西门庆梳笼李桂姐》:这西门庆不听便罢,听了时,三尸神暴跳,五脏气冲天。一阵风走到后边,采过雪娥头发来,尽力拿短棍打了几下。多亏吴月娘向前拉住了,说道:“没得大家省些事儿罢了!好交你主子惹气!”
4、《金瓶梅》第二十一回《吴月娘扫雪烹茶 应伯爵替花邀酒》:潘金莲道:“贼囚根子,他不揪不采,也是你爹的婊子,许你骂他?想着迎头儿我们使着你,只推不得闲,‘爹使我往桂姨家送银子去哩!’叫的桂姨那甜!如今他败落了来,你主子恼了,连你也叫他淫妇来了!看我明日对你爹说不说。”
5、《金瓶梅》第二十二回《蕙莲儿偷期蒙爱 春梅姐正色闲邪》:宋蕙莲道:“论起来,你是乐工,在人家教唱,也不该调戏良人家女子!照顾你一个钱,也是养身父母,休说一日三茶六饭儿扶侍着。”金莲道:“扶侍着,临了还要钱儿去了。按月儿,一个月与他五两银子。贼忘八,错上了坟。你问声家里这些小厮们,那个敢望着他呲牙笑一笑儿,吊个嘴儿?遇喜欢骂两句;若不欢喜,拉倒他主子跟前就是打。贼忘八,造化低,你惹他生姜,你还没曾经着他辣手!”
6、《金瓶梅》第二十四回《敬济元夜戏娇姿 惠祥怒詈来旺妇》:孟玉楼便问道:“两个丫头是谁家卖的?”婆子道:“一个是北边人家房里使女,十三岁,只要五两银子;一个是汪序班家出来的家人媳妇,家人走了,主子把髢髻打了,领出来卖,要十两银子。”
7、《金瓶梅》第二十四回《敬济元夜戏娇姿 惠祥怒詈来旺妇》:两个正拌嘴,被小玉请的月娘来,把两个都喝开了:“贼臭肉们,不干那营生去,都拌的是些甚么?教你主子听见又是一场儿。头里不曾打的成,等住回却打的成了!”
8、《金瓶梅》第二十五回《吴月娘春昼秋千 来旺儿醉中谤仙》:这金莲不听便罢,听了,粉面通红,银牙咬碎,骂道:“这犯死的奴才!我与他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他主子要了他的老婆,他怎的缠我?我若教这奴才在西门庆家,永不算老婆!怎的我亏他救活了性命?”
9、《金瓶梅》第二十六回《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却说西门庆白日教贲四嫂和一丈青陪他坐,晚夕教玉箫伴他睡,慢慢将言词劝他,说道:“宋大姐,你是个聪明的,趁恁妙龄之时,一朵花初开,主子爱你,也是缘法相投。你如今将上不足,比下有余,守着主子,强如守着奴才。他已是去了,你恁烦恼不打紧,一时哭的有好歹,却不亏负了你的性命?常言道: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往后贞节轮不到你身上了。”
10、《金瓶梅》第二十六回《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这孙雪娥听了个耳满心满。掉了雪娥口气儿,(潘金莲)走到前边,向蕙莲又是一样话说,说孙雪娥怎的后边骂你是蔡家使喝的奴才,积年转主子养汉,不是你背养主子,你家汉子怎的离了他家门?说你眼泪留着些脚后跟。说的两下都怀仇恨。
11、《金瓶梅》第二十六回《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这雪娥心中大怒,骂道:“好贼奴才,养汉淫妇!如何大胆骂我?”蕙莲道:“我是奴才淫妇,你是奴才小妇!我养汉养主子,强如你养奴才!你倒背地偷我汉子,你还来倒自家掀腾?”
12、《金瓶梅》第二十六回《来旺儿递解徐州 宋蕙莲含羞自缢》:(孙雪娥、宋蕙莲)两个还骂不绝口。吴月娘走来骂了两句:“你每都没些规矩儿!不管家里有人没人,都这等家反宅乱的!等你主子回来,看我对你主子说不说!”
【注:西门庆是谁的“主子”?】
13、《金瓶梅》第二十八回《陈敬济徼幸得金莲 西门庆糊涂打铁棍》:那秋菊拾在手里,说道:“娘这个鞋,只好盛我一个脚指头儿罢了。”妇人骂道:“贼奴才,还教甚么毴娘哩,他是你家主子前世的娘!不然,怎的把他的鞋这等收藏的娇贵?到明日好传代!没廉耻的货!”
14、《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孟玉楼道:“你还说哩,大姐姐好不说你哩!说:‘如今这一家子乱世为王,九条尾狐狸精出世了,把昏君祸乱的贬子休妻,想着去了的来旺儿小厮,好好的从南边来了,东一帐西一帐,说他老婆养着主子,又说他怎的拿刀弄杖,生生儿祸弄的打发他出去了,把个媳妇又逼的吊死了。…
15、《金瓶梅》第二十九回《吴神仙冰鉴定终身 潘金莲兰汤邀午战》:潘金莲听了,道:“没的扯毴淡!甚么是‘大事’?杀了人是大事了,奴才拿刀要杀主子!”
16、《金瓶梅》第三十一回《琴童儿藏壶构衅 西门庆开宴为欢》:吴月娘道:“贼臭肉,还敢嚷些甚么?你每管着那一门儿?把壶不见了!”玉箫道:“我在上边跟着娘送酒,他守着银器家火。不见了,如今赖我。”小玉道:“大妗子要茶,我不往后边替他取茶去?你抱着执壶儿,怎的不见了?敢屁股大──吊了心也怎的?”月娘道:“今日席上再无闲杂人,怎的不见了东西?等住回你主子来,没这壶,管情一家一顿。”
【注:西门庆家财万贯,为什么格外重视一个壶?】
17、《金瓶梅》第三十五回《西门庆为男宠报仇 书童儿作女妆媚客》:玳安在铺子里篦头,篦了,打发那人钱去了,走出来说:“平安儿,我不言语,憋的我慌。亏你还答应主子,当家的性格,你还不知道?你怎怪人?常言养儿不要屙金溺银,只要见景生情。比不的应二叔和谢叔来,答应在家不在家,他彼此都是心甜厚间便罢了。以下的人,他又吩咐你答应不在家,你怎的放人来?不打你却打谁!”
18、《金瓶梅》第四十回《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玉箫挨在月娘边说道:“这个是主子,还不磕头哩!”一面揭了盖头。那潘金莲插烛也似磕下头去,忍不住扑哧的笑了。玉楼道:“好丫头,不与你主子磕头,且笑!”
19、《金瓶梅》第四十回《抱孩童瓶儿希宠 妆丫鬟金莲市爱》:孟玉楼道:“等我去拉,恁大胆的奴才,头儿没动,就扭主子,也是个不听指教的!”一面走到明间内。只听说道:“怪行货子,我不好骂的!人不进去,只顾拉人,拉的手脚儿不着。”玉楼笑道:“好奴才,谁家使的你恁没规矩,不进来见你主子磕头。”一面拉进来。西门庆灯影下睁眼观看,却是潘金莲打着揸髻装丫头,笑的眼没缝儿。那金莲就坐在旁边椅子上。玉楼道:“好大胆丫头!新来乍到,就恁少条失教的,大剌剌对着主子坐着!”月娘笑道,“你趁着你主子来家,与他磕个头儿罢。”
【注:西门庆是潘金莲的“主子”。】
20、《金瓶梅》第四十六回《元夜游行遇雪雨 妻妾戏笑卜龟儿》:吴月娘道:“那来安小奴才敢吩咐你?俺每恁大老婆,还不敢使你哩!如今惯的你这奴才们有些摺儿也怎的?一来主子烟薰的佛像──挂在墙上,有恁施主,有恁和尚。你说你恁行动两头戳舌,献勤出尖儿,外合里应,好懒食馋,背地瞒官作弊,干的那茧儿我不知道哩!头里你家主子没使你送李桂儿家去,你怎的送他?人拿着毡包,你还匹手夺过去了。留丫头不留丫头不在你,使你进来说,你怎的不进来?你便送他,图嘴吃去了,却使别人进来。须知我若骂只骂那个人了。你还说你不久惯牢成!”
21、《金瓶梅》第五十六回《西门庆捐金助朋友 常峙节得钞傲妻儿》:西门庆听毕,便大笑将起来,道:“他既要你替他寻个好主子,却怎的不捎书来,到写一只曲儿来?又做的不好。可知道他才学荒疏,人品散荡哩。”
22、《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李瓶儿一面叫过迎春、绣春来跪下,嘱咐道:“你两个,也是你从小儿在我手里答应一场,我今死去,也顾不得你每了。你每衣服都是有的,不消与你了。我每人与你这两对金裹头簪儿、两枝金花儿做一念儿。大丫头迎春,已是他爹收用过的,出不去了,我教与你大娘房里拘管。这小丫头绣春,我教你大娘寻家儿人家,你出身去罢。省的观眉说眼,在这屋里教人骂没主子的奴才。我死了,就见出样儿来了。你伏侍别人,还象在我手里那等撤娇撒痴,好也罢,歹也罢了,谁人容的你?”
23、《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李瓶儿道:“奴有甚话儿──奴与娘做姊妹这几年,又没曾亏了我,实承望和娘相守到白头,不想我的命苦,先把个冤家没了,如今不幸,我又得了这个拙病死去了。我死之后,房里这两个丫头无人收拘。那大丫头已是他爹收用过的,教他往娘房里伏侍娘。小丫头,娘若要使唤,留下;不然,寻个单夫独妻,与小人家做媳妇儿去罢,省得教人骂没主子的奴才。也是他伏侍奴一场,奴就死,口眼也闭。奶子如意儿,再三不肯出去,大娘也看奴分上,也是他奶孩儿一场,明日娘生下哥儿,就教接他奶儿罢。”
【注:奶子的奶水不是长流水。】
24、《金瓶梅》第六十二回《潘道士法遣黄巾士 西门庆大哭李瓶儿》:西门庆道:“我的姐姐,你没的说,你死了,谁人敢分散你丫头!奶子也不打发他出去,都教他守你的灵。”李瓶儿道:“甚么灵!回个神主子,过五七烧了罢了。”
25、《金瓶梅》第六十三回《韩画士传真作遗爱 西门庆观戏动深悲》:玳安走至后边,向月娘说:“如何?我说娘每不信,怎的应二爹来了,一席话说的爹就吃饭了。”金莲道:“你这贼,积年久惯的囚根子,镇日在外边替他做牵头,有个拿不住他性儿的!”玳安道:“从小儿答应主子,不知心腹?”
26、《金瓶梅》第七十二回《潘金莲抠打如意儿 王三官义拜西门庆》:不想潘金莲随即跟了来,便骂道:“你这个老婆不要说嘴!死了你家主子,如今这屋里就是你?你爹身上衣服不着你恁个人儿拴束,谁应的上他那心!俺这些老婆死绝了,教你替他浆洗衣服?你拿这个法儿降伏俺每,我好耐惊耐怕儿!”
27、《金瓶梅》第七十三回《潘金莲不愤忆吹箫 西门庆新试白绫带》:吴大舅道:“还是我修仓的事,要在大巡手里题本,望姐夫明日说说,教他青目青目,到年终考满之时保举一二,就是姐夫情分。”西门庆道:“这不打紧。大舅明日写个履历揭帖来,等我取便和他说。”大舅连忙下来打恭。伯爵道:“老舅,你老人家放心,你是个都根主子,不替你老人家说,再替谁说?管情消不得吹嘘之力,一箭就上垛。”
【注:“都根主儿”:方言。比喻有身份,遇事能作主张的人。亦作“都根主子”。】
28、《金瓶梅》第七十四回《潘金莲香腮偎玉 薛姑子佛口谈经》:如意道:“爹赏了我两件绸绢衣裳年下穿。叫我来与娘磕头。”于是向前磕了四个头。妇人道:“姐姐每这般却不好?你主子既爱你,常言:船多不碍港,车多不碍路,那好做恶人?你只不犯着我,我管你怎的?我这里还多着个影儿哩!”
29、《金瓶梅》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 为护短金莲泼醋》:吴月娘道:乱世不知那个是主子,那个是奴才。
30、《金瓶梅》第七十五回《因抱恙玉姐含酸 为护短金莲泼醋》:大妗子隐瞒不住,把春梅骂他之事,说了一遍。月娘就有几分恼,说道:“他不唱便罢了,这丫头恁惯的没张倒置的,平白骂他怎么的?怪不的俺家主子也没那正主了,奴才也没个规矩,成甚么道理!”
【注:“主子”担心自己的地位和权威受到蔑视和动摇。】
31、《金瓶梅》第七十六回《春梅娇撒西门庆 画童哭躲温葵轩》:那潘金莲与月娘磕了四个头,跳起来,赶着玉楼打道:“汗邪了你这麻淫妇,你又做我娘来了。”连众人都笑了,那月娘忍不住也笑了。玉楼道:“贼奴才,你见你主子与了你好脸儿,就抖毛儿打起老娘来了。”
32、《金瓶梅》第七十八回《林太太鸳帏再战 如意儿茎露独尝》:当时没巧不成语,姻缘会凑,可霎作怪,来爵儿媳妇见堂客散了,正从后边归来,开房门,不想顶头撞见西门庆,没处藏躲。原来西门庆见媳妇子生的乔样,安心已久,虽然不及来旺妻宋氏风流,也颇充得过第二。于是乘着酒兴儿,双关抱进他房中亲嘴。这老婆当初在王皇亲家,因是养主子,被家人不忿攘闹,打发出来,今日又撞着这个道路,如何不从了?
【注:来爵儿媳妇为什么一定从了西门庆?作者让她服从,他就必须服从。不服不行。】
33、《金瓶梅》第七十九回《西门庆贪欲丧命 吴月娘失偶生儿》:西门庆正倚靠床上,叫王经替他打腿。王经见玉箫来,就出去了。玉箫打发他吃了药,西门庆就使他拿了一对金镶头簪儿,四个乌银戒指儿,送到来爵媳妇子屋里去。那玉箫明见主子使他干此营生,又似来旺媳妇子那一本帐,连忙钻头觅缝,袖的去了。送到了物事,还走来回西门庆话,说道:“收了,改日与爹磕头。”
34、《金瓶梅》第八十一回《韩道国拐财远遁 汤来保欺主背恩》:来保便装胖字蠢,自己夸奖,说众人:“你每只好在家里说炕头子上嘴罢了!相我水皮子上,顾瞻将家中这许多银子货物来家。若不是我,都吃韩伙计老年箝嘴,拐了往东京去。只呀的一声,干丢在水里也不响。如今还不道俺每一个‘是’,说俺转了主子的钱了,架俺一篇是非。正是割股的也不知,烯香的也不知。自古信人调,丢了瓢。”媳妇子惠祥便骂:“贼嚼舌根的淫妇!说俺两口子转的钱大了,在外行三坐五扳亲。老道出门,问我姊那里借的几件子首饰衣裳,就说是俺落的主子银子治的!要挤撮俺两口子出门,也不打紧。等俺每出去,料莫天也不着饿水鸦儿吃草。我洗净着眼儿,看你这些淫妇奴才,在西门庆家里住牢着!”
35、《金瓶梅》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小玉和春梅好,又告诉春梅说:“秋菊说你娘养着陈姐夫,昨日在房里睡了一夜,今早出去了。大姑娘和元宵又没在前边睡。”这春梅归房一五一十对妇人说:“娘不打与这奴才几下,教他骗口张舌,葬送主子。”
36、《金瓶梅》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吴月娘才梳头,小玉正在上房门首站立。秋菊拉过他一边,告他说:“俺姐夫如此这般,昨日又在我娘房里歇了一夜,如今还未起来哩。前日为我告你说,打了我一顿。今日真实看见,我原不赖他,请奶奶快去瞧去。”小玉骂道:“张眼露睛奴才,又来葬送主子,俺奶奶梳头哩,还不快走哩。”
37、《金瓶梅》第八十三回《秋菊含恨泄幽情 春梅寄柬谐佳会》:这秋菊早辰又走来后边,报与月娘知道,被月娘喝了一声,骂道:“贼葬弄主子的奴才!前日平空走来,轻事重报,说他主子窝藏陈姐夫在房里,明睡到夜,夜睡到明,叫了我去。他主子正在床上放炕桌儿穿珠花儿,那得陈姐夫来?落后陈姐夫打前边来,恁一个弄主子的奴才!一个大人放在屋里,端的是糖人儿,不拘那里安放了?一个砂子那里发落?莫不放在眼里不成?传出去,知道的是你这奴才葬送主子。不知道的,只说西门庆平日要的人强多了,人死了多少时儿,老婆们一个个都弄的七颠八倒。恰似我的这孩子,也有些甚根儿不正一般。”于是要打秋菊。
38、《金瓶梅》第八十五回《吴月娘识破奸情 春梅姐不垂别泪》:春梅道:“都是俺房里秋菊这奴才,大娘不在,霹空架了俺娘一篇是非,把我也扯在里面,好不乱哩。”薛嫂道:“就是房里使的那大姐?他怎的倒弄主子?自古穿青衣,抱黑柱。这个使不的。”
39、《金瓶梅》第八十六回《雪娥唆打陈敬济 金莲解渴王潮儿》:这陈敬济也有半酣酒儿在肚内,又使他要去,那来安不动。又另拿钱,打了酒来吃着。骂来安儿:“贼小奴才儿,你别要慌!你主子不待见我,连你这奴才每也欺负我起来了,使你使儿不动。我与你家做女婿,不道的酒肉吃伤了,有爹在怎么行来?今日爹没了,就改变了心肠,把我来不理,都乱来挤撮我。我大丈母听信奴才言语,凡事托奴才,不托我。由他,我好耐凉耐怕儿!”
40、《金瓶梅》第九十一回《孟玉楼爱嫁李衙内 李衙内怒打玉簪儿》:玉簪儿见衙内要水,和妇人共浴兰汤,效鱼水之欢,心中正没好气,拿浴盆进房,往地下只一墩,用大锅浇上一锅滚水,只中喃喃呐呐说道:“也没见这娘婬妇,刁钻古怪,禁害老娘!无故也只是个浪精屄,没三日不拿水洗。像我与俺主子睡,成月也不见点水儿,也不见展污了甚么佛眼儿。偏这婬妇会,两番三次刁蹬老娘。”直骂出房门来。
《金瓶梅》不仅写了一家之主,而且写了一国之主。
《金瓶梅》第一百回《韩爱姐路遇二捣鬼 普静师幻度孝哥儿》:一日,不想大金人马抢了东京汴梁,太上皇帝与靖康皇帝,都被虏上北地去了。中原无主,四下荒乱。兵戈匝地,人民逃窜。黎庶有涂炭之哭,百姓有倒悬之苦。
南宋诗人、词人陆游(公元1125年11月13日-1210年1月26日)《示儿》: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续金瓶梅》作者丁耀亢也写了“主子”。摘录7例。
1、《续金瓶梅》第八回《贼杀贼来安丧命 盗遇盗张一逢屯》:张一拦住道:“他不过西门庆家一个毛奴才,着主子赶出来,又领了外人劫了他家主母的财物,他还敢声扬出来,先犯了一个大罪的名,才治的别人。
2、《续金瓶梅》第九回《来安妻出首贼赃 吴典恩拷逼主母》:那差人那里肯依,只在门前炒。住了一回,就炒进院子来,道:“玳安,你这奴才,还倚着你家主子大模大样的,还是在提刑所做千户哩!”说不及,拿出绳来把玳安拴了。
3、《续金瓶梅》第十一回《五岁儿难讨一文钱 一锭金连送四人命》:那孝哥唬得乱哭,小玉雨泪悲啼,不敢进去。衙门里也有好人,认得他的道:“这是场屈官司,我领进你去看看你主子去。”到了牢门首传与月娘,在那送饭的门口,小玉看着月娘大哭,月娘望着孝哥大哭,多少傍人落泪。
4、《续金瓶梅》第三十回《瓜州渡樱桃死节 润州城郑子吹萧》:恐夜深了,(杨艄公)即叫樱桃来床上同寝。叫了半日,那肯答应,只在后舱鸣呜的哭去了。杨艄公发狠道:“这奴才,想你家主子,明日叫你受受。”一面取出一口尖刀来放在面前。
5、《续金瓶梅》第四十回《孔梅玉爱嫁金二官 黎金桂不认穷瘸婿》:常言道:‘事在人为。’你有本领,有缘法,那怕他三层大两层小,一个男子汉顺了我,满家里我就是个主子,谁敢不敬。
6、《续金瓶梅》第六十三回《玳员外修塔开金藏 空大--师奉母上莲台》:玳安到城里旧宅子一看,倒的只落得一座高房,前楼和花园、翡翠轩俱拆成一片平地,也没墙垣,做了个大路往来人屙屎的去处。问了傍人,已换了三个主子。张监生、尚举人死了,卖与刘学官公子刘进士,招人住着,通没修理。
7、《续金瓶梅》第六十三回《玳员外修塔开金藏 空大--师奉母上莲台》:一县亲友闻得西门官人母子回家,又赎回宅产,修理一新,不知家里还有多少银子,才取出来用,就有李智、黄四等一班儿来行贺,引诱玳安做些生意。玳安俱辞了去,却上东京谢了翟云峰一分大礼。云峰说:“你家没有主子,寡妇孤儿又都出了家,这乱世如何支得住?还该做个小小前程,撑持门面。”因此叫他纳了一百二十两银子,在东京锦衣卫里做个旗牌官,还顶着西门大官人的缺,只不管事。因此玳安随了姓,满县人敬他忠义,又有家事,都呼为小西门大官人。

读完以上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读者或许有了当上“主子”的体会。家庭是社会的细胞。家庭是折射社会的一面镜子。文学作品是现实生活的反映。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可以与现实生活对号挂钩。
第一、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反映了封建社会制度的社会秩序。“乱世不知那个是主子,那个是奴才”“俺家主子也没那正主了,奴才也没个规矩,成甚么道理!”“没主子的奴才”是骂人话。“你主子与了你好脸儿,就抖毛儿”。
第二、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反映了封建社会制度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守着主子,强如守着奴才”,“我养汉养主子,强如你养奴才!”
第三、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反映了封建社会制度下人的精神状态。“奴才拿刀要杀主子!”秋菊“弄主子”“葬送主子”。“自古穿青衣,抱黑柱。这个使不的。”
第四、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反映了封建社会制度下人的地位演变。谁也不愿意当奴才,谁也不愿意世世代代当奴才。但是,从奴隶到将军需要时间,需要奋斗,需要机遇。试问:都相当“主子”谁当奴才?应当明确:“奴才”不好当,“主子”也不是那么好当的。
第五、小说《金瓶梅》作者笔下的“主子”,反映了封建社会制度下人的身份多元化。任何被称为“主子”的人,同时可以称为“奴才”。“除却万年天子贵,只有当朝宰相尊。”“辇下权豪第一,人间富贵无双。”当朝尊贵的宰相太师、太尉也可能从“座上宾”变为“阶下囚”。当今社会,各单位、各部门的当权者“主子”们,不要忘记执政党的重托,不要忘记人民政 府的责任,不要忘记人民的期盼。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官 员不要误以为自己是“主子”,不要忘记自己仅仅是“公仆”而已。


以上约为1课时文字量。可以根据需要扩展加工。

收集整理:黑龙江省大庆市退休老汉 商江
E-mail:dqddsj@163.com 
本人没有全日制大学文凭,没有高级专业技术职称。不是著名专家学者。学识水平和艺术造诣有限,不当之处望业内专家教授海涵。

我通常在全国一流的论坛发表文章。换句话说,我发表文章的论坛通常是全国一流的论坛。也可以说,发表不了我的文章的论坛一般都不是全国一流的论坛。

中国价值网字数统计:约10000字


团购信息 分类 供求信息 房产信息 求职招聘 网上购物 申请个人主页 聊城天气 网址大全 聊城地图 聊城圈
 
本文目前只有一页:   


到页首